您好,欢迎访问汇付天下星云付POS机官网!

全国招商热线

18084840724

数字人民币营销项目暴增,用户留存问题待解

发布时间:2022-06-21 10:35:45浏览次数:

随着第三批数字人民币试点地区公布,作为2层运营机构的银行进一步发力数字人民币营销推广。据移动支付网了解,近期数字人民币营销相关项目增多。显然,银行进行营销的目的是推广、普及数字人民币,数字人民币正进入更多人的日常生活消费中。


银行完成招标的数字人民币营销相关项目27个,更多在路上


根据招投标信息服务平台及网上公开资料,移动支付网对银行已完成招标的数字人民币营销相关项目进行了不完全统计,共统计到27个2层运营机构的项目,建行和邮储银行分别占8个,中行7个,交行3个,农行1个。


这些项目涵盖线上、线下场景,线上有生活消费、视频娱乐、社保医保缴费/缴税等,线下有轨道交通、商户等。


图片


为推广数字人民币钱包,部分银行有点“拼”。比如邮储银行重庆分行为拓展数字人民币新用户,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线上营销拓展项目招8家企业,定下的目标为单家企业每月实现拓新户数不低于5000户。并给出了“考核”方案,若次月核对数据,上月拓新户数<2500户,则其无需向投标方付款且双方合作终止;若上月拓新户数2500≤户数<5000户,则按实际费用50%结算;若上月拓新户数≥5000户,则按实际费用结算。 


而8家中标企业的中标单价,从每户16.96至20元不等。


另外,还有一些近期发布暂未完成采购的项目。比如邮储银行河北雄安分行的数字人民币促消费活动采购项目、2022年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专项营销活动采购项目,农业银行浙江分行数字人民币促销活动权益服务项目,邮储银行深圳分行2022年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拓展活动项目等等。


为进一步推广数字人民币,之后银行相关营销项目将会更多。


几家互联网平台成主要入口,数字人民币融入消费者日常生活


在数字人民币营销中,发放数字人民币红包是主要方式,比如满减、立减红包、消费券。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前两批地区已推出不少数字人民币活动,而第三批试点地区中,广州、厦门、杭州、金华等城市也已发放数字人民币消费券/红包。


发放数字人民币红包是一种简单而有效的营销推广方式,可助于公众增强对数字人民币的了解,对于运营机构来说则可开立更多的数字人民币钱包,提升交易数据等。


发放的数字人民币红包,可用于线上或线下消费。


在线下,运营机构和其它机构一起拓展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目前以交通出行、餐饮住宿、购物消费等为主。


在线上,运营机构一般是与拥有丰富、高频生活消费场景的平台进行合作,如此可深入消费者的日常生活。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在这方面,美团、京东是较为积极的互联网平台,两者已成为公众接触数字人民币的主要入口。比如,多家运营机构已和美团合作在多个试点地区推出多个数字人民币活动,目前美团外卖、买菜、购电影票、共享单车等场景均支持使用数字人民币。


截至2022年5月初,京东线上已绑定子钱包超500万个,超220万人进行了360万笔数字人民币交易,累计交易金额超2.5亿元。 


美团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6日,超300万个数字人民币子钱包被推送至美团App,超250万用户在美团用数字人民币消费。


显然,这是运营机构和互联网平台合力推广数字人民币的成果。


同样作为2层运营机构的网商银行、微众银行也在进行推广,支付宝、微信现已支持数字人民币。


截至2022年5月初,近600万个数字人民币子钱包被推送至支付宝服务商户,商户包括饿了么、天猫超市、盒马等。微信则持续跟进数字人民币推广,其已在所有试点地区中,全面开放对数字人民币的支持。


2层运营机构为何大力推广数字人民币


为何2层运营机构在推广数字人民币的态度上如此积极?移动支付网认为,这除了数字人民币本身的特性之外,或更关乎银行自身的利益。


其一,从数字人民币本身来讲,其为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和实体人民币处于同样的法律地位。作为国内重要的金融机构,处于2层的银行前期通过营销活动推广数字人民币,并助力数字人民币安全高效运行,是应有的举动,甚至是一项义务。 


其二,数字人民币是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基建,具有“金融普惠”的特性。据移动支付网了解,目前各家银行均在发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而数字人民币正好是一个可利用性极强的工具。另外,数字人民币也符合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趋势。 


其三,在移动支付领域,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占据市场极大份额,银行自然也有“借助数字人民币钱包重构市场”的想法。当然,这很难,毕竟支付宝、微信支付平台是可“兼容”数字人民币的,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竞争关系,但并不冲突。


其四,运营机构可通过数字人民币打造自己的生态基本盘,从C端个人钱包的日常消费到B端对公钱包甚至G端政务领域的各项事项,从特殊应用场景到具备可能性的跨境支付、国际化业务,数字人民币的应用范围理论上不可估量。因此,这是一个难得的把握金融、支付领域未来的机会。


从目前的推广成效看,9家数字人民币运营机构中,工行、建行、中行等相对走在前面。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全国开立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2087万余个、对公钱包351万余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余笔、金额约345亿元,试点场景超132万个。 


而截至6月末,工行累计开立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356万个,对公钱包70万个,签约商户14万个。建行开立个人钱包723万余个,对公钱包119万余个,累计交易笔数2845万余笔,交易金额约189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累计开立个人钱包2.61亿个,交易金额875.65亿元,试点场景超808.51万个。 


而截至2021年末,建行数字人民币累计交易笔数8475万余笔,累计交易金额435亿元,占全国交易额近5成。


中行则重在将数字人民币业务与特色场景深度融合,2021年报显示,已开通场景数量和商户门店数量中,中行市场占比34%和36%,列各运营机构首位。


一时的营销只能吸引一时的客户,如何留存?


对于2层运营机构来说,虽然通过营销活动可在短时间内获得较好的推广效果,但是,一时的营销只能获取一时的关注,一时的热度并不能支撑后续的用户留存。 


尤其是在C端领域,已习惯使用支付宝、微信进行消费付款的公众,在用完红包、体验完后是否能继续留下来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呢。除非银行能将“红包活动”进行到底,那“土豪请随意”。


未来,联动各方搭建全面的生态圈、通过智能合约技术打造预付费平台、在特殊场景比如助商惠农、专项资金发放方面构建技术平台等措施,或有利于留存用户、培养用户使用习惯,提升数字人民币钱包的活跃率,从而巩固2层运营机构的数字人民币基本盘。